2020中超联赛买球-面对未成年人的“折磨”直播平台应该如何“受益于科技”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浙江一名13岁的男孩在他母亲的手机在线课堂上,一边玩和平精英游戏,一边观看《虎牙》直播8天,充电1万元。报道称,徐静蕾13岁的儿子在浙江嘉兴为虎牙直播充值6827元,同时花1.2万元购买了4款游戏和“和平精英”等直播软件。

今年2月26日,《澎湃新闻》还报道称,武汉一名12岁的儿童向直播平台隐瞒了其家人5万多元的费用。在短短的一个月时间里,在同一个平台上发生了两起未成年人现场奖励事件,这足以让人们更加关注其背后的原因。

对于虎牙来说,如此高频率的青少年奖励活动无异于现场游戏平台的“灵魂折磨”。

事实上,对于一些自己并不富裕的家庭来说,未成年人的巨额生活奖励和游戏充值造成的经济损失是无法承受的。另一方面,流行期间在线课程的流行增加了未成年人接触网络的“风险”,例如,在隐瞒父母的情况下为游戏或直播平台收取大笔费用。

这种奖励和充电事件由来已久,但它们背后的问题值得更多关注。对于一些相关家庭来说,巨额报酬可能会成为家庭经济无法承受的负担。因此,妥善解决未成年人奖励事件不仅关系到对未成年人的保护,也关系到涉案家庭的稳定和幸福。

客观地说,未成年人巨额报酬的第一责任人无疑是其监护人的父母。监管责任的缺失是类似事件频繁发生的关键因素。与此同时,不能忽视平台应该承担的必要责任。

在保护未成年人方面,直播平台试图解决“青年模式”的问题,但实际使用效果仍然好于“青年模式”,因为注册环节不完善,没有有效的措施来识别未成年人。

网络江湖团队(VIPIT1)认为,在线直播奖励也可以理解为一种内容销售:主持人的互动反馈表示奖励并感谢粉丝的奖励,从广义上来说可以视为一种“内容销售”,因为主持人的互动反馈可能会吸引其他用户进行奖励。

在海洋的另一边,一位销售经理曾经坦率地告诉FC成员,“我们的工作是让人们购买他们不想要和不需要的东西。”然后,他描述了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个未经训练的新手如何向人们介绍产品的事实,但却无法销售,而一个训练有素、经验丰富的专业销售人员可以为同一群人打开一个市场。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面对诱导性的“出售”行为,一些成熟的成年人无法完全拒绝,更不用说还不够成熟的未成年人了。

5517e8f0752e4920ba88f158c82d0f81

据该公司介绍,虎牙直播是中国第一个直播游戏平台,拥有最大、最活跃的直播游戏社区。作为一个以游戏起家的虎牙,在“停课不停学”的号召下,它跟随一个速度快的玩家进入了现场教育领域。

直播平台已经成为学生在特殊时期学习不可替代的“在线渠道”。然而,对于游戏直播平台而言,未成年人奖励和游戏标签问题可能是平台发展教育业务必须跨越的障碍。

俗话说,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企业利润与社会责任之间难以取舍,已成为未成年人奖励事件中虎牙的“灵魂折磨”。在“回报与利润”的现实下,如何同时拥有“鱼和熊掌”是一个需要通过直播平台如虎牙和斗鱼来思考的问题。

我心里满是烦恼,如强盗洗衣服:未成年人什么时候才能得到报酬?

根据北京青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法律政策研究报告》数据,在中国4亿多网络直播用户中,青少年观看比例已经达到45.2%,青少年已经成为网络直播平台用户的“生力军”。

鉴于青少年用户数量庞大,不难理解未成年人奖励事件频繁发生的原因。

早在2018年,《中国日报》报道称,在她12岁以下的女儿陈晓(化名)花费约10万元在直播平台上“奖励”一名男主播后,她的父亲提起诉讼,要求将该平台告上法庭。

对此,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律师事务所律师透露,在这种情况下,“奖励”应被视为无效民事行为,“即不具有法律效力,直播平台上的不当得利应予以返还”。然而,在实际案例中,往往不可能完全证明“报酬”是由未成年人单独从账户和支付情况中进行的。

此前,《新京报》还报道了“女孩奖励主播65万元,元母状告败诉”的案件。审判中关键证明主体账号的认证方是女孩的母亲,这成为法院判决的主要依据。

事实上,这样的直接证据根本无法获得。想象一下,当未成年人给他们的钱充值时,他们的父母作为监护人,会不会为了获得法庭证据而拍摄录像带和照片?

互联网江湖团队(VIPIT1)认为,在这个巨大的奖励事件中,在不同的利益下,平台方和家长陷入了一个“纳什均衡”的游戏。在双方的博弈过程中,不管对方的策略选择如何,一方都会选择某种策略,这就是所谓的显性策略。平衡策略是使游戏双方的预期收入最大化。

在此类事件中,家长的最大期望收入是“平台全额退款”,而平台方的最大收入是“避免全额退款成为影响平台直接收入来源的个案事实”。实际上,由于通常不可能直接证明消费者是未成年人,平台方在游戏中总是占据有利位置。

事实上,对于直播平台来说,对未成年人的巨额奖励也是一个两难的选择。在当前热门的在线教育轨道上,许多平台想从课程的直播中分一杯羹。因此,这个平台不可避免地会走向父母的“对立面”。

《诗经》中有一句话:“心中忧虑,犹如强盗洗衣服。如果你冷静地思考,你就不能勇敢地飞翔。”

为了彻底解决未成年人奖励问题,需要平台、家长和社会的合作与努力。

例如,在平台侧,随着人脸识别技术等新技术的应用,在应用入口建立了未成年人检测筛选机制,完善了注册流程和青少年模式,从而建立了未成年人保护技术网络。

在立法方面,通过补充法律规则,明确了此类事件的主要责任分配,并根据实际情况充分保护家庭和平台的权利和要求。

据悉,《未成年人保护法》修改稿将于10月提交审议,其中将增加网络保护的内容,进一步完善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的法律法规,为今后类似案件提供更多的法律依据。

就家长而言,家长应该更加关注未成年人的网络预防,更加关注未成年人。作为未成年人的监护人,他们对自己的责任教育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俗话说,父母是孩子的启蒙老师。作为第一监护人,父母应该从小就培养孩子正确的消费观。这才是问题的真正根源。

在父母和平台之间的困境背后,技术的“社会化”应该基于科技应该是好的这一原则。

金融作家吴晓波说:“科学技术之所以好是一个复杂的话题,因为一方面它与商业、进步、科学技术有关,但另一方面它又与人类的困境有关。”目前,在未成年人网络安全问题上,科技、商业和社会责任之间似乎没有找到适当的平衡。

在科学技术、商业和社会责任之间找到平衡的过程本质上是一个技术“社会化”的过程。

在《论工业社会及其未来》中有一个讨论,心理学家用“社会化”这个术语来描述训练孩子根据社会要求思考和行动的过程。也就是说,一个社会化程度高的人相信并遵守他所属社会的道德原则,并且适应良好

在互联网江湖团队(VIPIT1)看来,所谓的技术“社会化”是指新技术与现有社会道德标准的相互适应。社会技术的“社会化”不仅是通过立法规范来限制新技术的应用,而且是对现有社会价值的解构,使新技术本身成为社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父母与平台在未成年人巨额报酬问题上的两难困境,其实质是直播技术的兴起所导致的新的商业形式与现有社会道德价值的分化,也是技术“社会化”过程中的一个必要过程。

在技术“社会化”的过程中,“科技向善”是对现有价值判断下的技术“社会化”过程中公共利益边界维护的有益探索。

然而,在这种有益的探索中,也有一些难以确定的界限,如科学技术是好的,什么是“好”?我们应该如何定义技术的美好?

著名的科幻小说《《三体2·黑暗深林》》中有这样一段话,张北海为了实施“逃逸计划”,促进“极速宇宙飞船”的成功研制,暗杀了几位在太空中反对它的科学家。为了延续人类文明,张北海是好是坏?

因此,科学技术与善的界限需要结合特定的语境,在公共利益优先的原则下做出符合当前主流道德和价值观的判断,并在此基础上实现技术的实际应用。

例如,在大规模未成年人奖励频繁发生后,直播平台实际上可以通过更多的技术手段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即使是直播平台,这也需要一定的沉没成本。

科技好的本质实际上是生意好。

也就是说,在技术的“社会化”过程中,作为技术使用者和使用者的企业、机构或平台在多种利益需求交织的主流社会价值观下,寻求符合公共利益的技术、商业和社会责任的最佳解决方案。

这就是科学技术的真正意义。

结论:

未成年人的巨额报酬是各种诱因的结果,但客观上也是技术、商业和道德相互适应的过程。未来,随着技术“社会化”进程的不断推进,在完善的立法监管下,直播平台也将迎来新的发展。

科技从媒体刘志刚,订购游行号码:互联网江湖(身份证:VIP IT 1),转载商业合作加微信:13124791126,转载作者版权信息将被起诉。

2020中超联赛买球-面对未成年人的“折磨”直播平台应该如何“受益于科技”

You may also like...

Popular Pos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